《嫌疑犯X的献身》书摘

image

书评4.4分

掩盖一个案子的好方式是犯另一个案子。

[书摘1]

书的封面写着这么几句话:究竟爱一个人,可以爱到什么地步?

究竟什么样的邂逅,可以舍命不悔?

逻辑的尽头,不是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,

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。

[书摘2]

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?有什么好办法吗?

就在这时。美里抱着的电话响了,她瞪大了眼看着靖子。

靖子默默伸出手。美里一脸犹豫,最后还是缓缓地递出电话。

靖子调整好呼吸,按下通话键。

“喂?您好,我是花冈。”

“呃,我是隔壁的石神。”

“啊……”又是那个老师,这次又想做什么?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呃,那个,我在想你们不知决定得怎么样了。”

她完全听不懂他在问什么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”石神停了一拍才继续说道,“如果要报警的话,那我毫无意见,不过如果没这个打算,我想我或许帮得上忙。”

“啊?”靖子陷入混乱,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?

“总之,”石神用压抑的声音说道:“我现在可以过去一趟吗?”

“啊?不,这个……呃,不太方便。”靖子全身冒出冷汗。

“花冈小姐,”石神喊她,“光靠女人是无法处理尸体的。”

靖子愕然失声,这个男人怎会知道?

他听见了,她想。刚才她和美里的争执,隔壁一定都听见了。不,说不定,打从和富坚打斗时就已经听见了。

没救了,她认命的想。已经无路可逃了,只能向警方自首:至于美里涉案的事,不管如何都得隐瞒到底。

“花冈小姐,你在听吗?”

“啊。我在听。”

“我可以过去你那边吗?”

“啊?可是……”话筒依旧贴在耳上的靖子看着女儿,美里正带着满脸的畏惧与不安。大概是难以理解,母亲到底在和谁谈些什么。

倘若石神真的在隔壁竖着耳朵偷听,那他必然也知道美里涉及这起命案。如果他把这件事告诉警方,那么就算靖子再怎么否认,想必刑警也不会相信。

靖子下定决心。

“我知道了。我也有事想拜托您,那,就请您来一下好吗?”

“好,我现在马上过去。”石神说。

[书摘3]

石神指着房间角落,空罐倒了,罐口散出烟灰。

“刚才我来的时候,府上仍留有烟味,所以我本来以为有客人在,却没有看到客人的鞋子。但暖桌底下却好像有人,暖桌的电线也没插上。如果要躲应该躲进屋里。换句话说,这表示暖桌下的人不是躲起来而是被藏起来。再加上之前打斗的声音,你又罕见的蓬头散发,当然想像得到发生了什么事。还有一点,这栋公寓没有蟑螂,我在这已定居多年可以打包票。”

[书摘4]

石神指着尸体的右手。

“手腕和手背都有内出血的痕迹。仔细看的话,可以发现痕迹呈现手指的形状。这个男人想必是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,拼命想挣脱吧。这应该是抓住的手不让她挣脱时留下的痕迹,可以说一目了然。”

“我说过了那也是我干的。”

“花冈小姐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想想,你是从后面勒他脖子吧?所以你绝对不可能又去抓他的手。这需要有四只手。”

石神的说明,令靖子哑口无言,她感到自己仿佛钻进了没有出口的隧道。

[书摘5]

石神边摇头往后退,那张脸痛苦地扭曲着。

他猛然一个转身,用双手抱住头。

喔喔喔——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,那同时也是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嚎。那个叫声令听者无不为之动容。

警员跑过来,想要制止他。

“别碰他!”汤川挡在他们的面前,“至少,让他哭个够……”

汤川从石神身后,将手放在他的两肩上。

石神继续嘶吼着,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